杏彩娱乐靠谱么言情小说石秀野狼老公妖娇妻 第十章

杏彩娱乐平台网页版:野狼老公妖娇妻 第十章

作者:石秀书名:野狼老公妖娇妻类别:言情小说
    【第十章】

    宋嘉澍回到家,丁香已经睡着了,柔和的灯光洒落她恬静的小脸上,长长的睫毛垂落,凝白的皮肤镀上一层柔和的光,他喜欢这样安静温柔的她,总比张牙舞爪强。

    他手指揉开她蹙起的眉头,把她露在被子外雪白的手臂放到被子里,再给她掖掖被角。

    一室温馨,因为他身边有她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,不管这世界怎么变,只要身边有她,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管外面怎么热闹怎么繁华,他想守住的便是眼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俯首,一个吻落在睡着的人儿光洁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丁香嘤咛一声,在他直起腰时,她缓缓地睁开双眼,怔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宋嘉澍看着她懵懂的样子,咧嘴一笑,轻声道:“没事,快睡?!?br />
    “哼?!倍∠愕伤谎?,侧过身去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那一刻,宋嘉澍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愉悦,其实他老婆生气的样子,他也喜欢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回到家,丁香经不起宋嘉澍又是哄又是求,答应出去和他吃饭,虽然他说回来接她,但她不想让他太赶,简单地打扮一下,便独自出门。

    计程车里面,她接到宋嘉澍的电话,“老婆,我朋友出了点事情,我现在在上次我们吃西餐的那家餐厅,我处理完事情再去接你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,我现在过去就好了,干脆就在那里吃吧?!倍∠闾嵋榈?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小心点?!彼渭武V鐾瓯闱卸系缁?,事情似乎真的很急。

    丁香让可机转了个方向,没多久便到了那家西餐厅门外,付了车费推开车门下车,她便看到门口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她皱皱眉头,想起宋嘉澍在电话里面说过的话,视线焦急地四下寻找宋嘉澍的身影,她担心他卷入这些混乱里面受伤,情急之下也忘了自己有孕在身,钻进人群里面想要找到他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很多,有人说某人男友真酷,那女的怎一开始不选他;有人说渣男太恶心,幸好有好男人不离不弃;更甚者喊着美女嫁给他嫁给他……

    丁香挤开喧闹的人群,终于看到了她一直在担心的宋嘉澍那张脸,但也看到了让她锥心一疼的画面。

    宋嘉澍没有注意到她,因为他身边有一个女生正抱着他手臂低声呜咽,他一边安慰那女生,一边恶狠狠地指着不远处一男的发出严厉的警告。

    丁香认出来,宋嘉澍身边便是那个挑染红发的女生,看到那女生身体紧贴在宋嘉澍身上,她很小心眼地咬咬粉唇,想起了那个雨夜?;ぷ约旱乃渭武?,她以为,可以与宋嘉澍的身体这样亲密的人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但到此时此刻,这只是她一厢情愿地以为而已……特别地可笑!

    以前她很欣赏宋嘉澍对周围的人的好,现在她宁愿他坏一点,这样就不会处处留情……

    她可以理解他热心助人,但她忍受不了他跟别人忘记保持距离,她对他……真的很失望!

    那刺眼的一幕,她真的看不下去,愤而转身,穿过人群离开……

    宋嘉澍摆平了眼皮底下的事情,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联系丁香,毕竟那么长时间,她还没到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两声就切断了,丁香没有接电话。

    他有点不安地四张望,脚步匆匆走向停车场准备开车去找人,那一刻,他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“嘉澍哥,你去哪里?”肖雨拉住他的手不放,双眼含泪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宋嘉澍下意识地甩开她的手,“事情已经摆平了,他不会再纠缠你,你哥那边我会交代清楚,就这样,我走了?!?br />
    “嘉澍哥,你就不能留下来陪陪我吗?”肖雨哀求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我是有老婆的人了?!彼渭武V氐厮档?,脚步又加快了些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!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你了?她明明认识你比我要晚,凭什么她可以嫁你我不可以?”肖雨哭得无比伤心,缠着宋嘉澍不放。

    宋嘉澍车门拉到一半,看到肖雨失控的模样,他手指不耐烦地敲了敲车门,“肖雨,我说过,我对你没有感觉,只把你当妹妹,因为你是肖磊的妹妹,除此之外,没别的。如果我无意中给过你什么错觉导致你对我有想法,我只能说声抱歉?!?br />
    “嘉澍哥,你别走!”肖雨拉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宋嘉澍心里烦,喝斥肖雨一声。

    他一直打不通丁香电话,到最后,她关机了。

    他扔下肖雨,驱车往家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他赶回家,公寓找了个遍,丁香不在,又打了丁香娘家的电话,可是丁母告诉他丁香没打电话,他又联系奶奶,奶奶也是一样的说法。

    他越来越慌,匆匆出了门。

    他有点火大,想着要是找到了那女人,一定好好骂她一顿!

    车子在马路上,他不时地望向车窗外,想找到丁香的身影,可是他在路上转了大半个小时,还是没见到她身影,这时奶奶的电话打进他手机,他忙戴上耳机。

    “嘉澍,小香在我这?!蹦棠讨刂氐靥鞠⒁簧?,“你回来陪陪她,她很伤心,只是哭,什么都不肯跟奶奶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现在就回去?!彼渭武糇低?,往奶奶住处疾驰。

    他要赶紧见上丁香,无论如何,是不是他的错,他都揽下来了就是,只要她好好的,别再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宋嘉澍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奶奶家,一进门就被奶奶教训了一顿,他急着找丁香,可是奶奶说她已经睡着了,让他别吵着她。

    他答应奶奶绝对不会吵醒她,于是上楼进房。

    丁香蜷在床上沉沉地睡着,眉头委屈地皱着,脸上还有泪痕,他心疼到不行,半蹲在床边,轻轻地抹去她脸上的泪痕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因为早孕反应,她吃不好睡不好,瘦了许多,脸色也很苍白,是他没有照顾好她。要知道,她本来就是一个快乐无忧的女孩子,可以尽情享受她的青春。

    是他看上了她,一点点地逼着她成为他妻子,让她怀上他的宝宝诸事不便又辛苦的,但他的时间却分给了那么多的人,忽略了她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一定是在赶到西餐厅的时候撞到他在帮肖雨,伤心难过才跑掉,他很自责。

    因为肖雨的哥哥是他的好朋友,肖雨的男友劈腿,两人闹起来,甚至闹到了她哥哥的西餐厅,偏她哥哥在外面出差,不得已,他只好过来帮忙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他知道肖雨一直对他有特别的感情,可是他对她不感兴趣,已经当面明确地拒绝过她很多次。然后她赌气跟一个渣男在一起,想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人都要为自己的任性买单,知道她再次被渣男背叛,他真的不想管她的事,但她哥拜托他了。

    可是管了肖雨的事,他的老婆吃醋伤心了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作保证,以后不会再管别的女人的事。

    不知睡了多久,当丁香醒来,看了看床头的闹钟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,她肚子很饿。

    她想到厨房吃点东西,本来状态就不好,她不想再影响腹中胎儿。

    当她挣扎坐起时,才发现床边挨着一个人,她吓一跳,看到是宋嘉澍,便气恼地想从床的另一边下地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太大,宋嘉澍惊醒,一把握住她手腕,“傻瓜,还在生气?”

    “你别碰我!”丁香伸手要扳开宋嘉澍箝住她手腕的手,他力气很大,握住她手腕不放手,她气哭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爱哭鬼,我知道晚上让你受委屈了,我的错,我改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宋嘉澍坐到床边,将丁香拉入怀抱里,低声下气地哄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原谅你,你去哄别的女生,你去为她出头,反正我在你心里一点都不重要不是吗?”丁香一边哭,一边用力捶宋嘉澍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别哭了,你最重要,不然我怎么会娶你做老婆……”宋嘉澍以前最烦无理取闹的女人,但抱着丁香,看她闹,他心里却乐得不行。

    他比丁香大几岁,在他心里她就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小丫头,眼下她吃醋胡闹的样子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“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你分明就是想换老婆了!”丁香很伤心,她知道,她是吃醋了,而且吃醋得很厉害,就算宋嘉澍是在安慰一个受伤的人,她也看不过去!

    “绝对不换,我最宝贝我老婆,怎舍得换?!彼渭武ё哦∠?,很用力,在她额上,发上亲了又亲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不止会吃醋了,还吃醋得很厉害,看来,他在她心里越来越有份量了,于是看她哭得那么伤心,他反而高兴到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分明就是想换,唔……”丁香还没讲完,嘴巴就被宋嘉澍的吻堵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三个月之内真的不行,宫缩会很容易导致流产……”丁香慌乱地拒绝。

    宋嘉澍顿住,忙停下他疯狂的动作,是他失控了,每次挨近丁香,他都会失去理智,天知道他刚刚在做多危险的事情!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失控了?!彼佣∠闵砩掀鹄?,还在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丁香一只手迅速地拢上衣领,坐起身来,她知道宋嘉澍有多难受,抬手抹一下他额上的汗,她摇了摇头,“忍一下,等三个月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生我气了?”宋嘉澍握着她双手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丁香点点头,“我也有不对?!?br />
    “你没什么不对?!彼渭武嗳喽∠阃范サ耐贩?,让她的脸埋在他怀里,“我没有适当地跟别人保持好距离,让你不开心,是我不对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是帮助别人,我不应该乱发牌气的,可是那时候场面那么混乱,我不知道那么多人围着发生了什么事,我很担心你,好不容易挤进人群里面,却看到你身边有别的女生,他们都以为你跟她是一对,还说让她嫁你……”丁香指尖轻戳宋嘉澍襟前的钮扣,嘟嘟嘴有点小委屈。

    宋嘉澍在丁香的头发上亲完又亲,“对不起,惹你不开心,以后她的事我不会再管,这次是因为她哥哥拜托我我才出面的,我应该跟她保持距离不让任何人误会的,是我没有处理好?!?br />
    “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不怪你了?!倍∠阒雷约阂丫馨矍罢飧鋈?,要不然她不会吃醋那么厉害,还那么心痛,所以她不会继续怪他,而是选择理解他,包容他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不再谈不愉快的事情,肚子饿不饿,我们下楼吃点东西?!彼渭武坝卸V龌埔讨蟮阒嘧龅阈〔?,想必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我就是饿醒的,快去吃?!倍∠慵奔苯诺叵麓?,穿拖鞋。

    “慢慢来,别急?!彼渭武枘绲乜醋哦∠?,有点哭笑不得,但这种脾气来得快走得也快的女人,很好哄,相处起来真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饭厅里面,宋嘉澍与丁香在一吃晚餐,之前争吵的两个人,现在又亲密无间,一个在剥虾,一个在喂另一个吃食,一旁的黄姨见了都羞得脸红。

    “黄姨,你困了就去睡吧,等吃好了我会收拾的?!彼渭武埔淘谂员呱袂橛行┺限?,知道她有点不好意思他俩之间的亲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,我可以出去等?!被埔炭吹缴僖俜蛉说母星橐幌伦雍霉?,心里无法形容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黄姨,真的不用,嘉澍他能整理的,我也可以帮忙,你辛苦一天了,快去睡?!倍∠憔醯?,黄姨给他们张罗这么一桌子丰富的晚饭已经够辛苦了,不能再让她守在旁边等着给他们收拾桌子。

    黄姨笑了,她就知道少爷娶的另一半很不错,不管是以前在家里照顾老夫人时的工作态度还有用心的程度,还是后来成为他们家少夫人后对家中长辈的孝顺和下人的体恤,她都看在眼里,少爷也是她看着长大的,非常优秀,以前她还愁未来少夫人的人选要从哪里找。

    可姻缘天注定,这不,就派来了一个超好的人。

    看着少爷那么体贴少夫人,少夫人又那么爱少爷,虽然新婚夫妻还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,但慢慢会更好的,眼下,他们就很恩爱不是,她决定还是不要做电灯泡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要吃这个,你喂我吃?!倍∠闳鼋康目谖?,黄姨离开后,她更懒了,连喂宋嘉澍吃食的福利都收回来,只懒洋洋地等吃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懒猪!”宋嘉澍夹起一块肉丸往丁香嘴里送。

    丁香一边腮帮子鼓鼓地,笑得很开心,其实,她要的很简单,就是宋嘉澍能够多陪陪她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打算把生意交给手下的人去打理,放个长假陪你?!彼渭武险娴?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丁香双眼亮晶晶地,但很快她摇了摇头,“不用了,你以后下班早点回来陪我就好?!?br />
    “你肚子会越来越大,很多事情都不方便,我想多陪你,照顾你,当然我也不会不管不顾生意,就是想多点时间来陪你?!彼渭武艹峡业厮档?。

    丁香双手捏住宋嘉澍的脸,眉开眼笑,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“来,把这些虾吃了,我剥得很辛苦!”宋嘉澍把剥好的虾肉夹起送到丁香嘴边。

    丁香一口吃下,心里甜到不行,吞下后又张开嘴,“我还要?!?br />
    宋嘉澍再挟起往她嘴里送,他的眼底是宠溺的笑,好想时间停留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他知道,不管她有多少臭脾气,小性子,他照单全收就是,他选的人,他会狠狠爱一辈子,再也不会让她受委屈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过去四个月,当丁香肚子里是个女宝宝这个消息出来,宋嘉澍心里已经乐翻了,他一直就盼着先要一个女儿,长得像妈妈的女儿,没想到愿望成真。

    知道怀的是女儿,丁香便一刻都闲不下来,一到休息日就拖着宋嘉澍往百货公司跑,恨不得把所有专柜都搬回家。

    宋嘉澍推着刚看中的婴儿车,看着丁香不知疲惫地挑选心仪的商品往婴儿车里放,不一会儿,婴儿车里面的物品便堆得像小山一样高。

    他拿起一条粉色小裙子看了看,又拿起一双米色小鞋子,玩具也有不少,全部都是宝宝的用品,当他看到旁边衣橱上的孕妇装,再看看丁香那微微隆起的腹部,知道该给她选一些宽松的孕装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过来?!彼渭武闷鹨患装咨脑懈咀?,等丁香过来后,他在她身上比划了一下,尺寸适合,又很适合丁香的肤色,于是满意地放到婴儿车里,接着,他又选别的,一下子就选中了四五件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穿得了那么多,两条就够了?!倍∠闼低昃妥急附切┰凶鞍岢鲇ざ?。

    宋嘉澍骨节分明的大手按在她手背制止她,“没事,我喜欢,反正怀下一胎的时候也用得上?!?br />
    丁香脸一红,“女儿还没生下来,你又想……”

    宋嘉澍弯下腰,性感的嘴唇凑近丁香耳朵,“每时每刻都想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丁香杏目圆睁,双手叉腰,“才不要!”

    宋嘉澍只是笑,等女儿生下来,她身体复元,轮不到她不要。

    他们只管无意撒狗粮,旁边的专柜小姐猝不及防吃了一波又一波狗粮,一个个都满脸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男的高大帅气,穿的是白色休闲装,但肌肉的线条很明显,不管是说话的样子,还是微笑的样子,都让人着迷。而女的因为怀孕,肌肤红润,身材丰腴,穿的是再简单不过的碎花孕妇裙,但一颦一笑,都甜美醉人。

    她们真的好期待看到两人的小宝宝,爸爸妈妈的基因这么好,这样走一路都让人赏心悦目,他们即将出生的小宝贝该会是什么美颜!

    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下,宋嘉澍的手臂搂着丁香的腰,一手推着婴儿车向专柜小姐走去。

    不同于丁香的含蓄,他一向张扬,内心的情感不管人再多也要表达出来,从不理会周围的眼光,爱就是爱,宠就是宠,他的表达很直接,因为他觉得这样才足够让所爱的人感受得到他强烈的情感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他不管什么时候低下头,看到他的女人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,唇角永远有一抹笑容弧度,他要的,就是让他的女人幸福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回了一趟俱乐部,宋嘉澍在跟下属了解公事,丁香则在一旁安静地等他,手轻轻抚在腹部,脸上微笑温柔。

    她喜欢看认真工作的时候的宋嘉澍,神情很严肃,很有魄力,现在他身边哪怕围着很多的小迷妹,她也不会吃醋生气了,因为宋嘉澍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,她确信他心里就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就在宋嘉澍整理好了公司的事情牵着她的手准备离开时,肖雨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“嘉澍哥……”,她站在宋嘉澍面前,轻唤他名字。

    宋嘉澍看一眼丁香,手也轻轻地捏一下她掌心,继而望着肖雨,语气有些冷淡,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肖雨上前一步想拉宋嘉澍衣袖,但被他一个眼刀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嘉澍哥,我该怎么办?他还经常来骚扰我,晚上我都不敢一个人睡,好怕……你能不能陪陪我?”肖雨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是有老婆的人了,我得陪在她身边,我建议你,他要来骚扰你,你就报警?!彼渭武虻ブ苯拥馗び杲ㄒ?,然后拉着丁香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肖雨本来是厚着脸皮过来,想破坏一下宋嘉澍与丁香之间的感情,却被打脸了,她知道,她是不可能再有机会插足他们的爱情。

    丁香的手被握在宋嘉澍的手掌心,她走在前头,一个劲地偷着乐,宋嘉澍说我是有老婆的人了的时候,她心里很怦然,那瞬间他太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