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彩娱乐靠谱么言情小说乔湛娇妻哄入怀 第八章

杏彩娱乐客户端网页:娇妻哄入怀 第八章

作者:乔湛书名:娇妻哄入怀类别:言情小说
    【第八章】

    这天,白光莹跟往常一样下班,刚走出门口,就听见有人叫她,“光莹?!?br />
    白光莹循声望去,就见一个清雅的男人正往自己的方向走来,直到在她面前站定,她终于看清对方是谁,惊呼道:“宋翔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回国探亲,顺便来看看你?!彼底?,宋翔抬头望了下眼前的大楼,问:“你在这里工作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蛮好的?!卑坠庥ㄐψ呕卮?。

    “其实团长不止一次跟我提起过,如果你想要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回去了?!辈淮蜗杞八低?,白光莹就打断了,接着道:“而且比起在台上,我更满意现在在台下的生活?!?br />
    “光莹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翔,我们这么久不见,就不要一直谈工作了?!卑坠庥ㄐψ旁俅未蚨纤幕?。

    “我们确实很久没见了,不如找个地方好好聊聊?”他建议。

    “好?!彼胶?,末了,像是想到什么,她对宋翔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先打个电话?!?br />
    “好,那我到车上等你?!彼蜗柚噶酥缸约和T诓辉洞Φ淖?,接着率先走上车等她。

    宋翔走后,白光莹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组熟悉的号码,刚响一声,电话就被接起,男人清朗磁性的嗓音在话筒另一端响起,“下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下班了?!彼祷暗耐?,白光莹朝前方某一个方向望了眼,没有看见游远恒的车子,她又接着说道:“不过我今天要和朋友一起吃饭,你不用来接我了?!?br />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电话那端的人顿了下,这才沉声应道:“我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游远恒就挂电话了。

    虽然平时游远恒总是要等白光莹挂断电话他才会结束通话,但白光莹也没有多想,收起手机就往宋翔的车子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其实白光莹不知道的是,在她和宋翔有说有笑的时候,游远恒就已经到培训中心楼下了,只是车子没有停在平时经常停车的地方,所以她没有留意而已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等,等她快点结束和那个男人的聊天,结果她居然打电话过来说要和那个男人去吃饭,好吧,吃饭就吃饭,她好歹也带上他这个老公啊,现在是怎样,她居然抛下他和别的男人单独去吃饭?

    游远恒咪了眯眼,感受到一股无名火在胸腔内燃烧着,本想调转车头离开,可转念一想,她不带上他,他怎么就不可以自己去呢,于是油门一踩,跟上了宋翔的车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宋翔的车子停在了一家网络上颇有人气的餐厅,更重要的是,这家餐厅居然是他和白光莹经常光顾的,看到这,游远恒只觉得心头那股气烧得更旺了。

    下车的时候,甩车门的声音大得吓到了旁边的车主,可他理也不理,迈开脚步就跟在了白光莹和宋翔身后。

    走进餐厅里,服务生将白光莹和宋翔误当成一对情侣,热情的将两人带到了情侣座上,刚一坐定,宋翔突然感受到背后有一股凉意,他回头望去,又没看到什废异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光莹有些诧异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宋翔摸了摸有些发凉的脖子,尴尬地笑笑,“没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宋翔,你这次回国,丹尼尔不陪你一起吗?”丹尼尔是宋翔的同性恋人,同时也是他们舞蹈团的同事,所以白光莹也认识。

    听她提起相恋多年的情人,宋翔的情绪变得很低落,“我们分手了?!?br />
    没想到会是这样,白光莹感到很抱歉,“对不想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很快就会走出来?!彼蜗栊ψ虐哺?。

    明知他是在自我安慰,白光莹反而更加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,就在气氛变得有些冷清之际,宋翔突然提议道:“可以陪我喝一杯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不会喝酒,也深知和一个男人单独喝酒不妥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喝,只要在我喝醉之后帮我叫辆出租车就好?!彼蜗枳匀灰仓勒庖坏?,只是现下的他真的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,好让他将心底的苦闷一吐为快,而那个人正是了解他这段感情的白光莹。

    “好吧?!奔热凰颊馑盗?,白光莹实在不忍心拒绝,要知道,在尔虞我诈的舞蹈团里,就只有宋翔真心待她,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上都非常照顾她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他就是兄长一般的存在,而他现在失意了,想要有个人听他倾诉而已,她没理由连这么小的要求都办不到。

    另一厢,一直坐在旁边一桌的游远恒看见宋翔叫服务生送来红酒,他再也坐不住了,大步冲了过去,一把扣住白光莹,沉声道:“跟我走?!?br />
    白光莹正跟宋翔聊着天,突然就有人冲过来拉住她的手,她先是吓了一跳,紧接着觉得说话的人声音很熟悉,抬眸望去,看见握住自己的手竟是游远恒,惊诧地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在这里,我为什么就不可以?”虽不满他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讲话,但顾及宋翔还在这里,白光莹不想跟他计较,忍着火气说道:“你来得正好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宋翔,他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想从她嘴里听到任何自己不想听到的事情,游远恒冷声打断她,转头对宋翔说道:“宋先生对吧,你慢用,我现在要带我老婆离开了?!?br />
    “等……”宋翔还想问个追究,可游远恒并没有给他太多机会,直接拉起白光莹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白光莹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,她只知道,他对她、对她的朋友非常不礼貌,这让她很生气。

    她用力一甩,成功甩开了游远恒的手,低喝道:“游远恒,你在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打扰到你和朋友的聚餐,你很不开心?”相较她的怒气,他的火气显然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很不开心?!卑坠庥ㄒ裁挥醒诓刈约旱恼媸登樾?,“你今天的行为真是太没风度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谁才有风度,刚才那个男人吗?”游远恒咬牙冷嘲,“白光莹,你到底有没一点有夫之妇的自觉,和男人单独吃饭就算了,居然还想和男人喝酒?”

    原来他就是因为这个才跟踪她,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不给她面子?白光莹瞪着他,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,“游远恒,你可以再霸道一点?!?br />
    “我霸道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嫁给你,不是卖身给你,你不能干涉我的交友自由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我应该眼睁睁看着你和那个男人喝酒而什么都不要管?”

    “我有自己的分寸?!?br />
    “那现在是我没分寸?”他冷笑,“可是没分寸又怎样,我就是不喜欢你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,我也不准你和别的男人一起喝酒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光莹快要被他的蛮横专制气死了,“不管怎么样,你这样带我出去就是没礼貌,我要回去跟宋翔说清楚?!?br />
    “不准去?!?br />
    “你没有权利命令我?!卑坠庥ǔ秃?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心里有我这个老公,你该知道我有权利?!彼鋈坏蜕盗苏饷匆痪?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听得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算了?!彼樟吮昭?,重新睁开时,已没了方才的激狂,反而平静得可怕,“你想怎样便怎样吧,我不勉强你?!?br />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游远恒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游远恒开着车子在街上转了几圈,心头的那股闷气依然消不下去,于是他开车到店里,打算借忙碌来忘却方才的不快,只是当他来到店里,才记起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。

    他不想回家,于是走到二楼的休息室,打算找好友喝几杯,然而当他到了那里,却发现傅思鹏已经在那里了,茶几上摆着一支被干掉小半瓶的红酒,想必他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好一会了。

    “思鹏?!彼辛艘簧?。

    傅思鹏闻声看了过来,半醉半醒的朝他招了招手,“兄弟,你来了?!?br />
    游远恒走过去,拿起桌上的红酒,一看,不爽了,“喝这么好的酒也不叫我?!?br />
    “你现在有妻万事足,哪有空理我这个兄弟?!币惶崞鸢坠庥?,游远恒本就郁闷的心情更闷了,走到一旁的酒柜拿了个空酒杯,然后在傅思鹏身旁坐下,闷声道:“别提了?!?br />
    傅思鹏睁着迷蒙的醉眼,不解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?!彼低?,游远恒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钦而尽。

    傅思鹏哦了一声,也跟着将杯中酒一钦而尽,他本就有些醉了,几杯下去之后,他醉得更厉害了,看着眼前的人,迷迷蒙蒙地说道:“游远恒,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揍你一拳?!?br />
    游远恒本来酒量很好的,可也不知是不是心情不好的原因,才喝了几杯,他竟感觉有些醉了,所以听了傅思鹏的话,他并不感到生气,只是觉得不解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喜欢的女人惦记着你呀?!?br />
    “你喜欢的女人?”游远恒眯了眯眼,更加不解了,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切,我就讨厌你这样?!备邓寂舨凰赜指闪艘槐?,“明明那么绝情,却又有那么多女人死心蹋地爱你?!?br />
    “死心塌地又如何,她们统统不是我想要的?!?br />
    听了游远恒的话,傅思鹏点了点头,“嗯,我知道,你想要的只有一个白光莹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她想要的人不是我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像是在喃喃自语,游远恒又说了一遍,“她想要的从来就不是我?!?br />
    “没关系,她不要你,你也不要她?!?br />
    “不?!奔幢愫茸砹?,游远恒对白光莹的心意依然很坚定,“她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傅思鹏看着好友,露出了清醒时绝对不会出现的傻笑,“笨蛋,傻瓜……”

    游远恒没有因为被取笑而生气,反而看着一脸醉态的好友,反问:“那你呢,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傅思鹏打了个酒嗝,应道:“我也是笨蛋,无敌大笨蛋?!?br />
    “嗯,没错?!庇卧逗阋哺诺懔说阃?,举起手中的杯子,醉醺醺地说道:“来,干杯,敬爱情!”

    “敬爱情!”

    眼看营业时间已经到了,店长到处找不到他们的傅经理,于是跑到休息室找人,好巧不巧的听到了游远恒对傅思鹏说的那句话,整个人被吓得不轻,心里暗忖,原来大老板游戏人间的原因,是因为他喜欢傅经理啊。

    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,游远恒还没有回家,白光莹坐在沙发上,双眼盯在门板上,期待着它很快会被人打开。

    对于下午的事情,她后来也仔细想了很多,虽然游远恒的话说得不好听,但她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,就算宋翔是同性恋,可他毕竟还是男人,她确实不该和他单独喝酒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游远恒抛下自己和别的女人单独吃饭喝酒,她应该也会不开心的,只是他好像是真的在生她的气了,她该怎么做呢?

    不如主动跟他认个错吧,他对她那么好,应该不舍得气她太久的,白光莹不得不承认平时的游远恒真的很宠自己,就算两人当初是因为利益才结合的,但能够嫁给这么好的老公,她真的很幸运想到这,白光莹便不再犹豫了,拿起手机就按下游远恒的号码,电话响了好久,就在她以为他不会接听的时候,话筒那端开始有了回应,不过不是游远恒的声音,而是一记清亮的女音,“哈罗?”

    白光莹心一突,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王知薇?!倍苑剿坪醪⒚挥幸蚪犹鹑说牡缁岸兴亢恋牟缓靡馑?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游远恒授意的?

    白光莹握手机的小手一紧,内心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在蔓延,“我是游太太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?!?br />
    白光莹深呼吸,“我找阿恒?!?br />
    “阿恒在洗澡,你有什么事需要我转达的吗?”王知薇甜甜说着。

    还需要求证什么吗?白光莹咬紧下唇,感觉眼泪下一秒就会夺眶而出,不想在王知薇面前示弱,她挂了电话,任由前所未有的心痛肆意蔓延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,她不是不爱他吗,她不是早就知道他只是迫于家族压力才会跟她结婚的吗,可为什么,知道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她的心会那么痛,痛得快要死去一般,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一夜无眼的结果就是第二天她眼底的乌青很重,脸色难看得吓人,不想带着这么槽糕的心情去上班,白光莹特地请了一天假,然后回房间化了一个精致的淡妆,这才走出大门。

    十分钟前她打电话给齐娜,正巧齐娜今天也休息,所以她不用去诊所找她,而是约在了一家咖啡馆见面。

    刚坐下,齐娜就看穿了她的伪装,也许心理医生的洞察力比别人强上一些,“你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明显吗?”不就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吗,她的脸上就满了憔悴吗?

    “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就猜到了?!?br />
    “难道我只有不开心的时侯才会找你吗?”如果是的话,她该反省了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?!逼肽刃π?,旋即正色问道:“说吧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光莹轻叹一声,将昨天白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齐娜听后,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,“认识你这么久,我头一回觉得你很笨?!?br />
    “你已经爱上游远恒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,白光莹睁大眼,“什么,我……我爱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爱上他很让你难以接受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?!卑坠庥ê芸斓姆床盗似肽鹊幕?,“只是,我想不明白,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“感情是很微妙的东西,也许你早就爱上他了,只是你自己没有察觉而已?!逼肽刃ν潘?,继续说道:“而且你自己不也说了吗,他尊重你、爱护你,所以你会爱上不只是迟早的事情吗?!?br />
    没错,除了她的家人,游远恒是对她最好的一个人了,她也很清楚,自己总有一天会沦陷在他的柔情攻势下,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竟是在两人闹得不开心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对他的感情。而且在这个时候明白自己的感情,她并不觉得开心,反而变得更加难过,因为游远恒好像不要她了,不然他也不会抛下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甚至彻夜不归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白光莹只觉得昨晚那种心痛难当的感觉再一次席卷而来,令人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小莹!怎么了,你不舒服吗?”见她迟迟不说话,齐娜忍不住必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感觉到齐娜的关怀,白光莹再也无法保留,将王知薇接听游远恒电话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齐娜听了,为她感到忿念不平,“那个女人也太厚颜无耻了吧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游远恒授意的,王知薇怎么敢乱接听他的电话?!?br />
    “小莹,我觉得这个时候你不能胡乱猜测,你应该找游远恒问个清楚?!?br />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她在担心什么,齐娜没有取笑她的懦弱胆小,而是鼓励道:“给自己也给你爱的人多一点信心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?!钡玫狡肽鹊墓奈?,白光莹突然充满了勇气。